黄金城 报导:

二姨的丈夫因为意外去世了,那年二姨才满40岁,带着11岁的儿子生活。

楼下对面的邻居有一个男的,是个书记,老婆得乳腺癌卧床已经3年了,男人一直伺候着她。喜欢抽烟的他经常在窗口不经意望向窗外,正好能看见二姨家的窗户,管着孩子学习,她忙活着做饭收拾。勤劳能干,善良美丽。但那也只能是想想。自己的老婆病入膏肓却仍心有不甘。她恨自己命不久矣。第二年,她还是最终去世了。

男人半年后托人追求二姨。

二姨的男人去世了1年多,一直消沉在痛苦中,不想接受什么新感情。男人不放弃,一直在苦苦追求她,男未婚女未嫁,最终二姨这个脆弱又孤独的女人还是没有敌得过这份真诚,默许了这段感情。一年后这个男人成了我的新二姨夫(以下简称老刘)。

二姨把自己的楼房租出去了,带着儿子和老刘住在他和他前妻生活了几十年的这所老房子里。自从住进去开始,二姨就没过上一天消停的日子。怪事和邪事就每断过。

1,老刘找到了心仪已久的女人,又比自己小很多岁,这么多年的压抑和激情全部都释放出来。两人干柴烈火难以自持。几天后的一个夜晚,关着灯正在亲热的时候,老刘嘴里忽然含含糊糊的说出了前妻的名字,并且感觉好像嘴被人掰开说的那么僵硬。二姨委屈的一脚把他踢下了床,老刘莫名其妙的坐在地上看着二姨:“你干啥,这是怎么了?”一看二姨捂着脸哭了。男人慌了:“出什么事了?弄疼你了吗?怎么了?”

当他得知是因为喊出前妻的名字了才哭的,他止口否认:“我心里想着你呢,亲爱的。我自己没有意识喊出她的名字。不可能的,我发誓没有喊过。”可是二姨就是在迷迷糊糊中听见他牙缝说这个人的名字。

2,这事还没完,一向身体强壮的二姨又莫名其妙的病了,躺下就喘不上气来,好像有人掐着脖子。坐起来就好一些,嗓子里就觉得有什么东西上下走动,咽不下去。去中医看说是“梅核气”开了药也不见效。这还不算,左臂好好的忽然抬不起来,说疼就疼起来,感觉从外面来个力量,说疼的时候顺着指尖就进来了,二姨就开始喊:“哎呀,来了,来了,疼劲儿来了。”针灸、电疗,一直当肩周炎看,就不见好。

3,二姨晚上8点钟在家洗衣服,正洗着呢抬头一下看见窗户角那里,老刘的亡妻怒气冲冲的看着她,穿着一身黑衣服冲着二姨就扑过来了,二姨吓的一下子摔在地上,跑出去不敢进屋了。

被折腾的实在受不了了,二姨彻底病倒了,医生说劳累过度,住院调理。

老刘是共产党员什么也不信,也无所畏惧。家里的老人说,找个出马的神婆赶紧看看吧,一看不要紧,他那亡妻魂魄真的在屋里呢。神婆说必须二姨夫去烧纸送走才行,屋里也贴了符,把亡妻生前留下的遗物一并全部烧毁,一样都不许留了,包括一些没必要的照片,要用红布压起来。

二姨从结婚到住院仅用了1个月的时间。你说邪性不邪性。

后来拾掇完了,就算消停了吧。但是这屋子还是不敢住了,还是搬到了自己的楼房里去住了。

黄金城 感谢您收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