黄金城 报导:

先从2015年说起,我在县城读书,高二,走读,有一天下午放学回家,父母打电话来说爷爷摔了一跤,好像很严重,叫我回去看看,我说我周末回去看看。我父母在外地打工,只有过年会回来,爷爷家在我们县城的一个小乡镇里,靠着河,零几年这里很热闹,大家住的都是木头房子,很破旧,但是现在陆陆续续人都搬走了,只剩下了四户人家,都是非常熟悉的亲戚朋友,这里一到傍晚就变得很阴森,晚上外面只有河流流淌的声音,周围都是田地。爷爷有四个儿子,一个女儿,最小的儿子和爷爷住在一起,负责照顾他的生活,我叫他妖爸,他的儿子也就是我堂哥,年纪比我大两岁,成为了了解这件事情的引线。

我老家还是很偏僻的,做乡镇班车做了接近两个小时才到,山路崎岖。回到爷爷家里之后,爷爷躺在他的房间很平静,已经睡着了,我也没去打扰他,妖爸和妖妈也不知道去了哪里,只有我堂哥在家,我便问起他来,堂他说听爷爷被背回来后说他那天晚上半夜出去上厕所,他习惯性地走到猪圈旁边上厕所,周围都是田地,有很多田间小路,呈下坡趋势。然后爷爷看见了有几个年轻的姑娘和小伙子在田间野炊!!!没错野炊!!我爷爷也没多想,上完厕所咯噔一下,不知道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,滚到地里去了,高度也不高,这时他看见有几个年轻人从那边走过了,脸是看不清的,太黑了,凭他记忆来说是年轻人,然后我爷爷大叫一声说来帮一下我,但是那几个人像没有听见一样,往田间那几个年轻人野炊的那个方向走去。我爷爷就在田间躺着…到了五六点钟,我妖爸起床煮猪草发现爷爷不在房间里,然后他往他经常上厕所的地方去找,在田里看见爷爷在田里满身是泥,躺在田里,背回来之后休息了好多天,他说出这些事情的时候,周围的亲戚都十分震惊。后来请来一个道士,在我爷爷房间门的门梁上贴了一张符,事情就这样慢慢有了好转爷爷身体也渐渐恢复了。

快过年的时候,父母回来了,买了一些衣服水果去看望我爷爷,那天下午天气晴朗,进到屋子里,我爷爷坐在老式沙发上抽土烟,看见我爸回来了,还是很激动的,和我爸扯了很多家常,我呢就跑到我堂哥的房间去找他,提起爷爷恢复得如何,堂哥说身体还不错,但是他说有一次下午五点准备吃饭的时候,妖爸妖妈还在街上没回来,突然门被一阵大风吹开了,我爷爷说有一个小女孩进来了,叫我堂哥给他乘一碗饭,我堂哥很疑惑,说哪里有小女孩啊,说着就把门关上了,爷爷说不知道是谁家的小女孩,穿着红衣服,进来看了一眼就走了。我堂哥听着心里发颤,我堂哥那时候19岁,一个大小伙子都觉得有点害怕了,但爷爷也没什么其他异常举动….这事我听了之后很惊讶!外面父母还在和爷爷聊天,我们一起吃了下午饭回到了家里,路上我也一直在想。

然后在三月份,我高二下学期,父母打电话来说爷爷去世了,我很震惊,然后回了老家去参加葬礼,父母连夜从外地赶回来,我爸爸的兄弟妹妹全部回来了守孝……火化那天是我第一次见到亲人的骨灰…..

现在我已经大三了,现在的我觉得一定有什么未知的事物和我们生活在同一时空之下……被他们引导还是我们引导他们呢。

黄金城 感谢您收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