黄金城 报导:

 

宋代廉宣所著的《清尊录》记载:魏国公韩琦退休后,住在洛阳。

有一天,韩公患脚病,睡在家里无聊,就派人把精通易经的邵康节请到自己的卧室。邵康节笑着问他:”有没有其他客人来啊?”韩公也笑着答:”病了心理烦躁,儿子来,也要催他快走。”他指指邵康节坐着的床说,”这个床,是专门为你设置的。”邵康节看了看卧室又说:”请再取一张胡床来。”韩公问原因,邵康节说:”今日中午,应该还有一位骑白马穿绿衣的少年来拜见你,你虽然病了,也要见见他,因为此人将来会负责修史,必将为你写传记。”

韩公平素非常敬重邵康节,很相信他的话。于是便嘱咐看门人:”今天还有客人来,不管贵贱,都要立即通报我。”

中午时,范祖禹和叶梦得二人来了。韩公热情招待了二位后,对叶梦得说:”我年老患病,不久将死,平生碌碌无成,但仍怀一片忠心,为国家效力。将来写我的传记时,还要劳驾先生您费神了。”叶梦得见这位三朝元老如此看重自己,受宠若惊,连忙离席致礼。

十余年后,朝廷组织人编写《裕陵实录》时,真的让叶梦得来负责写韩公的传记。

如有侵权,请联系删除。

黄金城 感谢您收看